首页 >> 最新文章

福美胂何时不再露脸细柄茅属

2019-08-24 18:27:25

福美胂(砷),何时不再市场露脸?

在一些盛产苹果的地方,农资市场较为混乱。一些国家明令禁用的农药在个别经营店还能买到,不少店里是既卖食品又卖农药,村民见怪不怪。

卖者说此胂非彼砷,不是高毒高残留农药;买者也稀里糊涂买,因为执法部门很少、甚至多年都不来此“执法”,群众说,既然胂(砷)有高毒,为啥涉农执法部门不禁止?

某工商所市场督查后,禁药继续在此“繁乱”,由此可见,“检查”流于形式,甚至为店家起到了“我的商店卖的都是正品药”的广告宣传效应。是不是执法部门吃了人家的嘴就“甜”了,或者拿了人家的手就“软”了?不得而知,但,执法部门的“执法”水平让人怀疑。

农科专家们也忙着为厂家推销化肥、农药,没有“精力”,没有“时间”为农民朋友释疑解惑;或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忙于自己的“营生”。

因为气候原因,加之果树超量挂过,导致腐烂病爆发。福美胂治疗腐烂病效果好,这就成为少数果农首选之药。高额利益驱使商家至国家法令不顾而铤而走险,高额利润点使商家敢把消费者的生命当儿戏。

政府部门曾多次组织力量检查,杜绝福美胂农药上市,但是收效并不大。

在果树生产中,目前由于整个生态环境平衡系统受到严重破坏,病虫害增多,农药施用量不断增加,化学肥料滥用导致环境污染日趋严重。绿色食品(果品)生产要求应尽量不用或少用化学农药;严禁使用剧毒、高毒、高残留和具有致癌、致畸、致突变的化学农药——如福美胂、氟乙酰胺、DDT、六六六、久效磷、对硫磷、杀虫脒等;禁止使用植物生长调节集,如萘乙酸(NAA)、多效唑(PP333)、细胞分裂素(BA)等。AA级绿色食品(果品)允许使用生物农药、植物源农药、昆虫生长调节剂。生物农药有核多体病毒、白僵菌、生物杆菌(Bt)、多氧酶素、阿维菌素等;植物源药剂有除虫菊素、烟草水、鱼藤根、大蒜、苦楝、芝麻素等;昆虫生长调节剂有信息素和其他动植物源的性引诱剂等。此外,还允许有限度地使用农业抗生素、如抗酶素、井冈酶素、农抗120、浏阳酶素等。

福美胂等有机砷农药是以五价砷形式存在的有机砷化合物,因为砷是有毒元素,进入环境后,能通过多种作用转化为迁移能力更强、毒性更大的化合物,从而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五价砷和三价砷,有机砷和无机砷在自然环境中可互相转化,而砷元素一旦进入环境将永不消失。砷类化合物进入人体及动物机体后,五价砷在酶作用下进一步甲基化和二甲基化,最终代谢成甲胂酸和二甲基次胂等甲基化产物可随尿排出体外,从而对肾脏产生危害。这些化合物在吸收过程中,对肝脏也产生危害。重金属元素砷是果品质量安全的重要控制对象之一,1997年9月9日国家不予办理核准登记手续的近百种农药产品中福美胂等含砷农药也在其中,特别是国家明令禁止生产、销售、使用23种高毒农药中砷类农药也在明令禁止名单之列。

福甲胂与福美肿杀菌剂.在1985年有13家企业参与统一登记50%福·幅甲肿·福锌可湿性粉剂12个厂次、40%福美肿可湿性粉剂12个厂次。1993年起始有新增产品入市后显得十分冷淡,至2004年上半年河北、天津、山东、山西、辽宁、河南、陕西等7省、市26家企业累计登记产品40个厂次。其中福甲肿参与复配的制剂16个厂次、福美胂单制17个厂次、福美胂参与复配的制剂7个厂次。

重金属元素砷是果品质量安全的重要控制对象之一。有关专家对连续使用福美胂农药5年的苹果园的果实、叶片、枝干、根系及土壤中的砷含量进行了调查,结果表明,果树喷施或主干涂抹福美胂均不同程度提高了树体各部位和果园土壤中的砷元素含量,其中叶片、主枝皮部、主干皮部和浅层主根(0~40 cm)中的砷含量较高,果实中砷含量也有所增加.喷施处理显著提高了叶片和主枝中的砷含量,使表层土壤(0~20 cm)砷含量也明显提高;涂抹处理显著提高了主干和主枝皮部的砷含量,果实中的砷含量也明显高于对照.涂抹处理的树体砷总累积量高于喷施处理,且地上部分砷总累积量均高于地下部分;各器官中,浅层主根是砷残留累积的主要部位.使用福美胂对苹果园的砷污染表现出持效期长、范围广的特点。

替代农药,品种有黄琴代酮、梧宁霉素、病环多、保树壮、必备等,且防效显著。

目前有机砷农药主要有:福美胂、甲基砷酸锌、甲基砷酸铁胺(田胺)、福美甲胂(退菌特)。

美国干幼儿

孩子王母婴店加盟

贝亲官网

友情链接